第34章 叁拾壹

  再怎么不愿意也到了这天,我和木兰泽,小美站在外面排阵,小白和大锤进了阵眼。

  进去前木兰泽就跟我说小白一定会很快出来,没想到他说对了。

  可小白出来的样子却惊得我心跳骤停。

  深青色袍,墨色长发飞舞,眸中赤红,嘴角鲜血淋漓。

  竟与上一世时被心魔附体时形貌无异。

  大锤踉跄追出来,吼道,“快拦住慕容白,黑魔气上了他的身了!”

  木兰泽大惊,“黑魔气是不能附身于别人的啊!”

  我心里冰的可怕,前几日还困扰的那个问题忽然间就有了解释。

  如果这几年小白的心魔从未出现过的话,会不会是因为,当年他也在无意间被收入了悬愁玉壶,随即又被转入镇妖葫芦?

  容不得我们多想。

  大锤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小白的腿,“慕容白,你疯了!”

  小白侧首,瞥他一眼,长袖猛地拂起,大锤顷刻间摔在地上,俯身喷出一口血来。

  “大锤!”

  小美哭着冲上去。

  小白面无表情,广袖凌厉旋起,一股狠绝的力量瞬时间打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我只感觉胸口猛地一痛,跌倒在地,嘴角流出血来,就连木兰泽也被伤的不轻。

  小白看也不看我们一眼,拂袖便走。

  “他在往镇子里走!”

  小美哭喊道。

  脑中还混沌,身子却已先一步做出了决定。

  我强忍住胸口剧痛飞身上前,用力抱住小白的腿。

  “公子!”

  他低头看我,眸中冰冷的仿若千年寒冰,毫无情绪。

  “公子,你醒醒,我是青青,我是慕容青青啊。”

  他面上毫无波澜,倏地一声,纯钧剑出鞘。

  眼看着就要刺向我。

  啪的一声。

  一颗石子猛地击在小白的肩上,他没防备,踉跄一步。

  木兰泽立起身道,“慕容白!你看清楚她是谁,你要杀了她吗?”

  小白盯着我,纯钧剑悬于空中,他的眼眸浓黑如墨。

  我看着他几乎泛起血雾的眸子,突然想起当年。

  “公子,不要去,你看看我,我是青青,我是青青啊。我从小在镜水洞陪你一起长大,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洗碗,我们一起去找黑魔气,你说你不会让我死,你说你不会有事...公子...我求求你醒醒吧...你还认识的我的对不对,你认识我的,对不对?”

  小白看着我,半晌。

  而后,扬起左掌,狠狠朝我劈下来。

  凌厉狠绝,不留丝毫余地。

  在小美他们的嘶喊下,我只感觉自己的身子重重的落到一旁。

  喉头一股腥热涌上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就好像,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木兰泽冲上来扶我。

  我没有力气,可还是立刻偏过头。

  真可笑。

  在这个时候想的居然是,要是被他们看见我流泪,该有多丢脸。

  这么多年,不管我再怎么不愿意相信,也还是要面对这一天。

  当年大锤能拦下小美,是因为小美的心里有他。

  而小白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我,我又是哪里来的自信敢上去求他为我觉醒。

  实在太难堪。

  “慕容青青,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吸一口气,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我要去拦住公子。”

  我们赶到的时候,镇子里已经一片狼藉,镇民们哭喊着奔逃着躲避着。

  小白正掐着一个壮汉的脖子,眸中血气蒸腾。

  “慕容白!住手!”

  木兰泽举着悬愁玉壶。

  “你若再敢造次,我连你一块儿收进去。”

  “你敢!”

  又是条件反射一般,我拖着痛极的身子冲上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琉璃壶。

  “不准你碰公子一根头发!”

  小美哭道,“青青你干什么!慕容已经被心魔附身了你没看到吗?”

  我紧紧护住悬愁玉壶,突然间很想冷笑。

  “是吗?那么他是为了什么才被心魔附身的?你们不知道吗?悬愁玉壶收妖,人若被收进去,什么下场你们不知道吗?好,那我告诉你们,肉体凡胎若被收进去,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一旁躲着的镇长拐杖磕的震天响,“慕容青青你胡闹!现在这种情况,即便是慕容公子有意识,也绝对会愿意为大家做牺牲的!”

  “你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帮公子做决定?他为你们做的还不够多吗?”

  “就算他被附身,也还是慕容白!他不求回报竭尽全力守护了你们那么多年,守护了石牛镇那么多年,你们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吗?”

  小白立在远处,停了动作,面上却仍旧冰冷无情绪。

  他看向我们这边,羽睫微垂,投下一片剪影。

  “青青!”小美几乎哽咽。

  “别叫我!”我眼眶酸涩地看着这几个队友,“你们也是这么想的么?你们也愿意牺牲掉他吗?你们混蛋!”

  “我慕容青青告诉你们!今天,就算他要杀了你们所有人,我也会站在他那边,你们,一个两个,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拿着玉壶,拖着痛到几乎要撕裂的身子慢慢朝小白那里移。

  快到的时候,身子终是一软,瘫倒在他脚下。

  只可惜,这一次,他没有扶住我。

  “公子。”

  我努力撑起身子,爬起来,粗喘着气跪在他面前。

  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磕了一个头。

  “公子,停下来吧。”

  “我不敢也没有资格求你为了我,我只求你为了慕容家先祖,为了慕容家成百上千年的清名,为了你自己,停下来吧。”

  “我知道我很可笑,很蠢,也很自不量力。但我真的很努力地守护在你身边,很努力地想让你更开心一点,如果你能记得我一点点的好,停下来,好不好...”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对不对?我这么喜欢你,用我所有的一切喜欢你...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你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

  “公子...我曾经做过一个很美好的梦...梦里,你对我说...慕容青青,你这个蠢货,我也喜欢你......然后...然后我就醒了。”

  我不记得自己磕了多少个头,也不记得自己絮絮叨叨说了多少蠢话。

  只是最后仿佛听见了纯钧剑坠地时的一声脆响。

  仿佛听见小白嘶吼了一声。

  也仿佛有人扶我,有人把我揽入怀中。

  如果这是个梦。

  其实,不醒来会更好吧。

  会更好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