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卸磨杀驴

  魂运城的再次惨败让二皇子和夜兰王如坐针毡,心中的怒火连发的地方都没有。%%

  没有办法,决策是他们自己下的,战争是他们发动的,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他们只能自吃苦果。

  双方军队脱离危险之后,也不敢多做停留,只能匆匆分开,各自狼狈的往老窝逃去,这一次比上一次大败之后的逃窜更加狼狈。

  一路不停地回到灵图城之后,二皇子一句话也不说的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之中,关闭了房门在密室之中不知道折腾什么去了。有仆人从旁边走过的时候,隐约之间能够听到怒吼的声音,以及摔碎东西的声音。

  秦宁脸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士兵的疲惫和狼狈,将军的怒火和无奈,以及二皇子那阴沉的脸庞。

  “呵呵,或许这二皇子应该会找我的麻烦了吧?”秦宁暗暗想到,他也觉得自己在这里待着的时间够多了,是时候离开了。

  一夜无话,所有人都在疲惫和沮丧之中睡去,整个灵图城都笼罩在一层阴影之中。

  第二日天刚刚亮,便有传唤的人来找秦宁,说是二皇子有请。

  秦宁眉头一挑,就知道该来的事情终究是要来了,深吸一口气,秦宁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些紧张,跟着传唤之人一起向着大殿走去。

  当秦宁来到的时候,他发现这里已经坐了许多人,每一个人都是二皇子心腹中的心腹。

  “哼,看来已经商量好了。一个个眼眶发黑,深情萎靡。这二皇子应该是半夜就开始喊他们出现了吧?”秦宁暗暗想到。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还是非常理解的。

  当即,秦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上前一步,拱手说道:“二皇子殿下,秦叶来了。”

  二皇子应了一声,语气低沉沙哑地说道:“军师请坐。”

  秦宁随之落座,双眼微微眯着,一副下神的模样。

  “好了,现在大家都已经到齐了,我们开始做一次失败的总结吧。”二皇子神情低落地说道,脸色微微发黄。充满了血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怒火。

  是的,原本一场应该胜利,甚至说是稳赢的战斗,竟然会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如果再不来一次总结的话,不管怎么样都是说不过去的。

  二皇子的话音一落,蒙方就站了起来,嘟嘟地说了自己的一大堆不是,最后更是以自己的无能为结尾。请求二皇子的惩罚。

  听了这话,秦宁心里边就笑了,你真当我是傻子吗?难道看不出来你们再玩儿的这点小把戏?

  秦宁的脸色一沉,从座位上边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皇子殿下,这次的失败我愿意承担最大的责任。”

  “你承担最大的责任?”二皇子的声音猛然间就高了起来。接着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嗯了一声。接着问道,“军师既然这样说。那你倒是不如先说说自己做错了什么吧。”

  秦宁点点头,想了想说道:“这一次的损失,是因为我的调查不全面造成的,谁都没有想到魂运城中竟然安装了那种威力巨大的防御大炮,否则的话,我们定然可以拿下来魂运城的!”

  “对,很对!可我们现在没有拿下来魂运城,还损失了接近四万将士!四万啊!”二皇子一听这话的火气就上来了,左手扶着腿,右手狠狠地不断地拍打着座位。

  怕啪的一声脆响过后,座位上的扶手竟是被二皇子给硬生生地拍断了。

  “秦叶有罪!”秦宁装作悲痛地说道,既然是演戏,那就要做全套的嘛。

  呼哧!呼哧!

  二皇子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极力的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足足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二皇子才再次开口说道:“军师,这一次的失败,是本皇子最大的败笔,也让我在灵图城中丢进了颜面。”

  不错,这一次二皇子是真的丢人丢大发了,连带着那夜兰王也一起当了乌龟王八蛋。这不就是秦宁想要的效果吗?

  “秦叶愿意承当所有的责任!请二皇子惩罚吧!”秦宁深吸了一口气,面露坚毅地说道。

  秦宁的心中非常明白,这二皇子肯定已经和他的心腹们都商量地差不多了,不管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秦宁的过错,都需要他来背负这个黑锅。

  没有办法,事情实在是太过严重了,严重到必须要杀几个人,才能够让二皇子的子民平息怒火。因为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在这一战斗中的失去了亲人,有的失去了儿子,有的失去了丈夫,有的失去了父亲……

  其实这是秦宁非常害怕的事情,他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可如今的修真界战火连连,如果想要尽快地结束掉这种悲惨的状态,那就只有他来做这个恶人。

  死掉一批人,换回来长久的和平共处。

  二皇子的一双眸子越发的红了,他紧紧地盯着秦宁,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下来。

  半晌后,二皇子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连带着声音都有些嘶哑地说道:“秦叶听令!从现在开始割除你军师的职务,贬为平民,立即离开灵图城!永远不许出现在这里!”

  说完之后,二皇子整个人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座位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说实在话,他是真的不想要让秦宁离开,毕竟秦宁的韬略强悍无比,又有着无数的功劳在手中。如果不是两次都在魂运城中失利的话,二皇子甚至都觉得自己有可能在秦宁的帮助之下不断地扩大疆土,终究会有一日拿下来整个深渊帝国!

  可惜,秦宁在同一个地方的两次巨大失利让二皇子不敢在相信秦宁了。

  不管秦宁到底是不是衷心之人,他的两次损失已经让灵图城在短时间内都没有了外出征战的能力,甚至说能够自我保护就算是不错的了。

  “秦叶领命!”秦宁苦笑一声,他倒是没有想到二皇子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对。

  直接就割除了他的职务,还让他永远的离开灵图城!

  秦宁抬起来脑袋,看着满脸都在掩饰着的二皇子,他知道二皇子不舍得他,也知道他很无奈。

  甚至,秦宁能够猜测地出来这个结果根本就不是那些心腹们提出来的,他们说的应该是直接将秦宁斩杀在大殿之上,然后挂在城墙之上,让所有人都来看到就是这个乱臣贼子的陷害才让二皇子连续的两次失败。

  将所有的屎盆子和黑锅都丢到秦宁的身上,反正秦宁已经成为了一个死人,死人是没有说话的可能的。

  不过二皇子终究是有惜才之心的,将那斩杀的命令改变成了驱逐。

  秦宁冲着二皇子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停都不停地便出了大殿。

  众人看着秦宁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了视线里,那蒙方第一个站了起来,有些气愤地说道:“殿下,您看看,这秦叶根本就没有打算在这里久留啊!他走的那么坚决,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走了。谁能够保证他没有二心啊!”

  二皇子眉头拧了拧,却是没有阻止蒙方继续说话。

  蒙方的眼睛一亮,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其实他也有些担心秦宁会再次回到二皇子的身边,那样他如今得到的地位将再次动摇,甚至还会被秦宁设计给踢出局!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蒙方咳嗽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满脸真诚地说道:“殿下,蒙方认为应该将此人斩杀,一来他可能是地方渗透进来的奸细,二来就算他不是奸细,万一他日后去了敌人那边,很有可能会凭借对这灵图城和殿下您的熟悉,打回来!”

  打回来!打回来……

  这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二皇子的脑海中回荡着,蒙方的话的确是让他惊醒了,如果秦宁真的如同蒙方所说,那又该如何是好?

  见到二皇子有所动摇,其他的将军纷纷出言附和,他们都是深知官场之道的老油条,知道现在就是站队的好时机。

  “殿下,秦叶这个人真的留不得啊!”

  “就是啊,万一秦叶真的成了敌人的人,那我灵图城危险了啊!”

  “那个西戎战很是欣赏秦叶,万一找到了他招了回去岂不是大大的麻烦?”

  “秦叶该杀!请殿下三思啊!”

  “杀了吧!斩草除根啊!”

  ……

  一声声喊杀让二皇子的心瞬间凌乱了,他烦躁地摆了摆手臂,让这群聒噪的家伙全部都闭上嘴巴。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蒙方这件事情你去安排就好,不要打扰我了。记住,一定要把事情做的干净利落,不要留下活口!”二皇子沉吟了片刻之后,缓缓地抬起来已经变得赤红得眼睛。

  他考虑一番之后,还是觉得秦宁这样的人才要么留在自己的身边继续用下去,要么就得直接斩杀了,免得让别人留下成为日后斩杀自己的强大存在。

  这就是所谓的,能为我用者,昌盛永久;不能为我所用者,杀无赦!

  蒙方立马领命,一番答应之后,带着一群将军离开了,剩下一个虚脱了的二皇子满脸彷徨地坐在宝座之上。

  “秦叶啊,我也是无奈之举,真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二皇子喃喃地说道,眼神迷离。(未完待续。。)u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