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一击中敌

  </br>

  “咯咯咯……小弟弟,你毛长全了没有啊?竟然敢在老娘的身前逞能,难道你想要死吗?”

  红翎彩雀一听到秦宁的话,立马就笑了,笑的是前俯后仰,好不生动。

  秦宁不为所动,冷冷笑道:“妖孽,等一会儿不要求我!”

  “哼,我要杀了你,将你的囚禁了慢慢的享用,我最喜欢年轻的身体了,细皮嫩肉的味道绝对好啊!咯咯咯……”红翎彩雀一双媚眼一个劲儿的给秦宁抛着媚眼,看的秦宁都有点恶心了。

  秦宁摇摇头,有些受不了了,说道:“行,等你打败了我,我就让你吃个够!”

  “讨厌,一点都不知道低调一下,不知道人家会害羞的吗?”谁承想,这红翎彩雀竟是摆弄出来了一副小女儿姿态,娇羞难耐,看的人心都碎了。

  “恶心……”秦宁轻轻地吐出来了这两个字,忍不住地闭上了眼睛,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要说是个美丽动人的人类女子也就罢了,这偏偏是个身上还带着毛儿的鸟人,这不是纯粹在恶心人吗?

  “你!我要杀了你!风动四野!去吧!”红翎彩雀立马就生气了,大吼一声,一个招呼也不打就直接展开攻击。

  秦宁苦笑一声,都说这女人翻脸就像是翻书,现在看来的确是如此啊。

  “元天固守阵!起!”秦宁低吼一声,竟然是将那甄大师的元天固守阵给施展了出来。

  一旁正在盘腿疗伤的甄大师身子微微一颤,这个阵法可是他的招牌啊,如今却是被秦宁这样容易地就学走了,让他觉得有些后悔告诉秦宁阵法的控制方法了。

  阵法嗡嗡几声之后,又恢复到了平静。只是那凝聚的灵气更加强大。

  忽然,在阵法四周凭空的生出来了一阵狂风。

  狂风如同是受到了召唤一般地快速转动着,就像是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切割着元天固守阵。

  秦宁脸色平静。没有丝毫地恐惧,伸出来双手。看似缓慢实则快捷无比地施展了个阵法。

  “摄灵!凝元!苏醒!杀!”秦宁紧闭着双眼,嘴巴里一次一顿地吐出来了。

  一把黑色的长刀从秦宁的手中凝聚成型,与甄大师的不同,秦宁是在自己的手中亲自凝聚长刀。

  灵气聚集而成的长刀散发着浓烈的杀气,真的就像是一把斩杀了无数英灵的宝刀,就等着秦宁挥刀砍杀的那一刻了。

  秦宁深吸了一口气,尝试着操纵了一下手中的长刀,发现有点费力。仿佛是个孩童在污泥潭中行走一般。

  “再凝!”秦宁沉声喝道,右手握刀不变,左手轻轻一点黑色的刀身。

  嗡嗡嗡!

  黑色的刀身开始疯狂的颤抖了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大的刺激一样。

  阵法之外,狂风依然肆虐,切割着阵法的声音像是铁器摩擦。

  秦宁深吸了一口气,费力地抬起来手中的黑色长刀,道:“妖孽,纳命来吧!”

  随即,秦宁一刀重重地劈出。在他劈出的一瞬间,手中真气凝聚的黑色长刀竟然脱手而出,直奔那红翎彩雀而去。

  嗖嗖嗖……

  空中响起一阵剧烈的破空声音。秦宁双眼紧紧地盯着那黑色长刀,就连甄大师都睁开了眼睛,其他人更是满脸紧张,甚至握紧了双拳。

  甄大师受伤了,秦宁作为阵法大师,如果还是无法战胜对手的话,那他们的命运就难以保证了。

  “秦老弟好想法,竟然用这脱手而出的黑色长刀来避免受到反震之力。方法是很好,只是你就不怕那红翎彩雀会躲避过来吗啊?”甄大师看到现在。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秦宁淡淡一笑,转头递给了甄大师一个神秘的眼神。轻声说道:“锁定她,不就跑不了了吗?”

  甄大师一愣。目光中有些呆滞地看着那黑色的长刀,忽然有所感悟,又闭上了眼睛快速思索,眉头时而紧皱着,时而舒张着,变化无穷。

  黑色长刀轻松无比地突破了束缚着阵法的狂风,扑哧一声穿透之后,直奔那红翎彩雀而去。

  红翎彩雀更是不屑,道:“区区长刀能奈我何?你就是个白痴啊!”

  她尝试着躲避了一下,本来以为能够轻松躲避的长刀却是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她每一个必然经过的地方。

  “这……这怎么可能!”红翎彩雀脸色猛然变白,她真的是难以理解,明明是脱手而出,也就是无法进行后续控制的攻击,怎么还会如影随形地跟随着她呢?

  这根本不合理,根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可事实就是这般残酷,红翎彩雀认为不可能,不合理的事情,偏偏就发生在了眼前,发生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红翎彩雀又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确已经无法摆脱的时候,只能无奈地仓促进行防御,为的就是将这攻击尽可能的消减下去。

  可惜,秦宁势如破竹的一刀根本没有消减的模样,直奔着红翎彩雀的胸口就去了。

  “看看这一刀威力如何吧。”秦宁淡定自若地轻声说道,眼神里倒是满满的憧憬。

  嗡嗡!

  空间颤抖了一下,黑色长刀终于追上来不断闪避的红翎彩雀,重重地撞击上去。

  在最后的紧要关头上,红翎彩雀身上红芒一闪,接着又将那一对羽翼防护于身前,竟然打算硬生生地接下来了。

  轰轰轰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后,紧跟着的是连续不断地轰鸣声音,秦宁满意地点了点头,对这种程度的威力很是满意,起码已经比甄大师的威力要高上了一些。

  “这……这怎么可能?”甄大师满脸震惊,眉头更是直接拧成了一座山峰,最不可能的事情竟然就这样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秦……秦老弟,你是如何做到的?”甄大师有些失魂丧魄地问道,他曾经研究过如何将脱离之后的能量攻击进行二次甚至是三次控制,可惜他没有取得任何成就。

  可现在不同了,秦宁就在他的眼前给他上演了惊心动魄,震撼人心的一幕。

  “其实很简单,强大的神识控制。”秦宁呵呵一笑,淡然说道。

  他的神识足够强大,起码比修真界上的这些强者还要强大不少,凭借他的神识控制,就算是隔着几十里地,秦宁一样控制着将危险搞定。

  强大的神识控制?

  甄大师像是入魔了一般的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一番思考之后,最终苦笑了一声,说道:“秦老弟好运气,竟然能够得到这般强大的神识,我是无法做到了啊!”

  秦宁笑笑,没有多说什么,这东西他根本就无法解释啊。

  前方,黑色烟尘渐渐散去。

  一道狰狞疯狂的嘶吼声音从那里发出,一道红色的身影凭空而立,双眼满含愤怒地看着秦宁。

  红翎彩雀身上的羽衣凌乱不堪,甚至还有不少地方出现了缺损,让她那一身好看的羽毛便是狼狈不已。

  那一张娇媚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反倒是脏兮兮地看着让人生厌。

  高耸的双峰不断起伏着,红翎彩雀仇恨地盯着秦宁看着,身上的气息紊乱的很。刚才她是真没有想到秦宁那攻击会如此恐怖,如果没有她最后祭出法宝抵挡的话,现在的红翎彩雀已经躺在地面上,重伤不动了!

  “好!很好!你小子竟然敢伤了老娘,老娘一定要杀了你!”红翎彩雀声音变得尖锐了起来,原本美丽的脸庞竟然开始长出来羽毛。

  一旁,与另外两方一直都战成了平手的金角牛王和绿毒风豹的脸色都不好看,红翎彩雀输了,输的非常轻松。

  两大天王再看向秦宁这个从火山口中被喷射出来的年轻人的时候,已经变得慎重和紧张。

  红翎彩雀一击就被对方打得这么狼狈,如果秦宁全力施展的话,那岂不是说……

  金角牛王眼珠子一转悠,便知道如今已经不可以再继续下去了,万一红翎彩雀被秦宁斩杀,那计划就会泡汤,一切都会陷入到被动之中。

  看了那绿毒风豹一眼,金角牛王与其同时逼退了对手,飞身后退到了红翎彩雀的身边,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金角牛王叹息一声,无奈地说道:“我们走!”

  “什么!?我不走!我要杀了这群混蛋!”红翎彩雀一听要走,立马就怒了,等着一双已经变成了猩红的眼睛,直接咆哮了起来。

  顿时,金角牛王脸色一沉,一把抓住红翎彩雀的胳膊,怒声喝道:“红翎,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怒吼让红翎彩雀冷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红翎彩雀红色的眼睛这才慢慢退去,怒火消失,转化成一股冰冷,道:“我一定会杀了你们,吃了你们的肉,喝了你们的血!让你们求死不能!”

  对于这样没有营养的威胁话语,秦宁听的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淡淡一笑,说道:“好吧,那我就等着你,希望你不会变成我们篝火上边被烤熟了的鸟儿!”

  “你……好!很好!咱们走着瞧!”红翎彩雀刚想要再说什么,却发现一旁的金角牛王正瞪着一双特大的牛眼睛,愤怒地看着自己。

  红翎彩雀很怕金角牛王,只得是咬咬牙,转身便往那洞穴之内走去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