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五域宗门的反击

  阵法光幕开始缓缓移动,许多弟子早就做好了准备,早已开始往中心地点靠近,但是也有一些不幸的,在行进的途中,被人淘汰了。而一些有着筑基境巅峰弟子的队伍,他们就明显没那么慌张,他们不紧不慢的跋涉,随时探查周身的情况,怕的就是被人预先埋伏一波,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

  现在青霞境被还有五十八人生存,青霞宗的弟子就占据了将近十九人,五域宗门最初进来那么多,直到现在已经不到四十人了,可想而知竞争的残酷。

  剑白也已经修养完毕,准备离开,从现在开始他也要独自行动了,最后一天,青霞宗的弟子是不允许组队的,哪怕你看到自己宗门的弟子在被五域宗门围剿,都不能支援,因为一旦支援,也将被视为组队,组队的惩罚便是两人都会被直接淘汰出局。

  想杜锋与剑白这样的两人小队也是颇为稀奇的,五域宗门的人与青霞宗的弟子组成的队伍,怎么看起来都是不伦不类,要不是杜锋初期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很多人都会认为他是在作弊,利用规则的漏洞晋级。有着青霞宗弟子的保护,一般都没人会打杜锋的主意了。

  但青霞宗的褚海长老以及其他长老却没太在意这些,首先他们组队也是这两天的事情,影响不大,再说了,他们哪里会不知道,最后一天的规则,他们必定会分道扬镳。只是这个先河一开,便会被人利用,下次试炼时必然会及时堵住。

  “杜师弟,试炼结束后,我在青霞宗等你。”剑白说道。

  “呵...剑白师兄放心,我必定赴约。”杜锋有点笑不出来了,草率了啊,我怎么就答应了呢,后悔还来不来得及?看着离去的剑白,杜锋内心非常的惆怅,要是不知道剑白的实力还好,可现在明明已经知道了,还要答应切磋,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必定会被吊打的,看来,到时候要想点办法,限制下他才行。

  杜锋回头看着缓缓移动的阵法光幕,他这里目前来说还算安全,但以阵法光幕这个移动速度来说,不到两个时辰就会收缩到他这里,他也要继续前行了。随即,杜锋又想到还在装死的郑圣虚,轻笑了一声,这小猴子运气还真不错啊,估计到时候他那个位置就是中心区域了,希望他能好好的趴着吧,别被别人揪了出来。

  最后一天的阵法光幕收缩将会持续半天的时间,以现在生存之人的实力,基本都能判断出,最后可以活动的区域大致的位置,最后的半天时间将会是龙争虎斗的时间,期望冲击总榜或者希望自己排名上升才弟子,这是最后的机会。

  他杜锋也开始猥琐了起来,直接朝着中心区域的一片湖泊奔袭而去,他当初就心中推演了无数种情况,最后的一天时间,自己应该怎么度过,而现在他进行的计划,正是他心中比较稳妥的一种,命运也比较光顾他,他计算到阵法光幕收缩完毕后,那片湖泊还有一小部分在阵法光幕之内。

  这时候就是可以体现身上装备的重要性的时刻了,杜锋还未进入最终的活动范围内,就钻进了湖泊内,避水珠,隐匿珠双双激活,便开始快速的在湖底前行,直至行进到大致的位置,便在水里盘坐起来。

  我就不相信了,这样还能被你们发现?

  杜锋现在的积分高达六百二十五,雄踞第二位,第三名与他还有一百多积分的差距,至少需要淘汰一位筑基境巅峰的弟子才有可能反超,现在来说,身上有这么多积分的,基本都是筑基境巅峰弟子或者是实力可以比拟筑基境巅峰的弟子,可是像这样的弟子,现在很少单独行动了,青霞宗的弟子现在不能组队,而且还限制了他们的实力发挥,要想单人吃掉一只队伍,已经很困难了。

  那些单人行动获得高积分的弟子也不傻,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哪里还会到处晃悠,他们的身上多少都有些隐匿类的东西,可以遮掩自己的气息。像郑圣虚一样把自己活埋的也不止一人。

  杜锋悠闲的在湖底开始探查,周围近二十公里的范围,都被他的神识覆盖,他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身边缺少一个听众,听他指点江山,要是早知道会如此顺利,就应该让郑圣虚跟随在自己身边啊,避水珠可以容乃一个多成人的大小,他与郑圣虚是身体还未发育完全,个子都不算高大,正好可以挤一挤,就是有可能姿势不太雅观。

  杜锋想了想那羞耻的画面,连忙抛弃这脸红的想法,还是让那小猴子自生自灭去吧。

  杜锋的头顶时不时有身影奔驰而过,有得人脸上略显慌张,有得却是闲庭信步,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有藏入水中,筑基境的修士还不具备内呼吸的能力,不可能长期在水中憋气,隔一段时间总要出去透一口气,这时,避水珠的作用再次突现了出来。

  避水珠算不上太珍贵的物件,作用也很单一,对于很多弟子来说,很不实用,价格还不便宜,所以,几乎没有人有购置一枚避水珠的想法,再加上,避水珠属于功能辅助类别的灵器,市面上不多见,有人就算有过购置的想法,也没那么大的耐心去寻找,委托一些商家代为采购,还要缴纳一笔不小的劳务费用,更加打消了他们购置的积极性。

  时间很快就过去,阵法光幕已经收缩完毕,整个青霞境能够活动的范围只有区区直径二十公的一个圆,杜锋所在的湖底正在这个圆的一个角落,身在湖底的杜锋,几乎可以将整个青霞境的情况印入眼底。

  杜锋看到郑圣虚那位置,已经被不少人踏足,他虽然感应不到郑圣虚的存在,但是却知道他的具体位置,郑圣虚现在真的是一动都不敢动了,他的头顶正站立着一个青霞宗的弟子,杜锋还认识,正是邢风,灵之力爆发可以达到一百八十以上的牛人。

  郑圣虚身体都有些瑟瑟发抖,邢风的距离离他太近了,他的神识轻轻扫了一下,便差点吓得弹了起来,不是因为别的,青霞宗弟子这个名号就足够把他灭了,他看着邢风高高跃起,似乎在搜寻目标,他是那么的无所顾忌,那么的肆无忌惮,根本就不怕被别人发现他的位置,或许,真有人想要对付他,才是他最期盼的吧。

  有邢风的存在,附近都不敢有人靠近,这对郑圣虚来说或许还是好事,起码他现在是非常安全的,杜锋对他的隐藏提供了重要的帮助,郑圣虚现在内心对杜锋那真叫一个佩服啊,就在别人脚底下别人都发现不了,这个伪装隐匿果然有点东西,大哥不愧是大哥,太会了,老银币一个啊。

  杜锋当然不知道现在郑圣虚对他的评价,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会冲过去将他吊起来打,竟然敢诽谤小爷。杜锋现在的神识开始搜索罗生的存在,发现,罗生他也搜索不到,他连忙看看了令牌的信息,发现罗生依然在总榜上坚挺,排在第六位,不出意外的话,很大几率冲进前十啊。

  看来有一些手段的弟子不少啊,杜锋也有些感叹,他将整个青霞境全部探查一遍,他能够感应到的竟然只有四十来人,还有十几个都像是蒸发了一样,不知道运用的是什么手段,隐匿了自己的气息。

  杜锋心头一紧,连忙精确的探查了他五公里范围内的情况,尤其是湖底附近的情况,不会有老银币就潜伏在小爷身边吧,有点恐怖啊,现在都是在比谁更能苟了吗?

  再次查探后,还是有没有发现,但杜锋却更加的警惕了,可不能在最后的关头被别人阴了一波,那真要找块豆腐撞死了。

  就在这时,杜锋头顶的一个小队忽然遭遇到了攻击,他们所在的小队没有筑基境巅峰的弟子,但是他们的实力都是非常的拔尖,三人都是筑基境九层,灵之力爆发也堪比一些筑基境巅峰的弟子了。而攻击他们的人,杜锋也认识,正是最先支援剑白,攻击冥火地狱熊的那位青霞宗筑基境后期的弟子。

  邱木生肆意的攻击着眼前的队伍,三人小队,而且还没有筑基境巅峰压阵,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机会,他灵之力的爆发高达一百六十多,虽然现在被限制,不能超过一百五十的灵之力爆发。

  但有弊也有利,被限制后,他的持续作战时间更长,虽不能凭借高杀伤力的战法迅速淘汰对手,可续航能力却大大加强了,而且试炼的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半天,基本没有给他恢复的时间。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对面的三人竟然爆发出了让他意外的战力,他们三人的灵之力爆发都破百了,联手起来,让他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可也仅仅是有些压力而已,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脸色大变。

  又是一只队伍奔袭而来,而他们的目标不是其他人,就是他,邱木生!

  这只队伍还有着筑基境巅峰的弟子,虽然只有两人,可是却让邱木生警钟作响,危机横生,他想要迅速脱离战斗,以待再找寻机会,可他事先攻击的三人,哪里会如他所愿,他们拼尽全力拖住了邱木生,哪怕付出一些受伤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终于,另一支队伍冲到了邱木生面前,对他形成了包夹之势,他知道,自己要陷入苦战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