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水浅月的身世

  夜晚,西端岛的夜市早早地开了。

  几条大街被两排门面门口的灯笼照的灯火通明,酒楼客栈门口的小二揽客声不断,小摊小贩摊位前的行人不断,几个挑着挑子剃头的在大街上穿梭,卖饭的小摊冒着白烟,客人不断。

  郁天承一行几人,行走在街道上,在一家酒楼前站住脚步,身后的人过去,跟小二交流后,郁天承带着人走进了酒楼。

  这是一座大酒楼,挨着两边的街道,正门跟左边,合起来一共十二个门脸,三层楼,一楼是餐饮,二三楼是住宿,是这西端岛上,最大的酒楼。

  小二恭敬的领着郁天承走上二楼,在天字房门口停下,轻轻地叩门。

  房门打开,天字房一共三间房,中间一个大客厅,两边两间卧室,中间的大厅八仙桌旁,坐着一位身穿淡紫色长袍的男子,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睿王。

  八仙桌上,满满的佳肴,酒已经备好,看样子就得客人了。

  “哎哟,四爷。”郁天承一身蓝褐色衣袍,特地打扮了一番,走过来笑着拱手“久等了久等了……”

  “哪里哪里。”睿王客气的笑着,拉开一张椅子,请着郁天承坐下“感谢寨主赏脸啊。”

  “岂敢岂敢。”郁天承客气的拱手坐下,睿王也笑着坐下。

  大门关闭,两人对面而坐,客气的笑着。

  “没想到啊,四爷请来了杀手锏啊!”郁天承是满脸的佩服,举起了大拇指“这月堂主出手,震惊了八方啊,四爷果然英明。”

  “呵”睿王笑着,在心里无奈的叹气。

  他也是急中生智才想到了水浅月,也实在没有办法了,这事儿一拖再拖,眼看一年之期就满了,凌非凡还是一筹莫展,他想着,索性就让水浅月闯一把,以暴制暴,真没想到居然成了,接到凌非凡的密信他就来了,说实话,他确实有点担心。

  “寨主一定要十八寨的兵符吗?”睿王淡淡的笑着,眼睛却看向了郁天承“这可不在咱们的约定内啊!”

  “只是想借一下月堂主的手。”郁天承赔着笑“还请四爷不要见怪。”

  “呵呵。”睿王低头低笑,看着手中的杯子,思考了一下,抬头看郁天承“要是本王不想让她假手呢?”

  他知道十八寨的寨主都是什么人,都不是等闲之辈,都是闯荡一生的人物,这兵符岂是那么容易拿的。

  “这就没意思了四爷。”郁天承也笑的不太自然了,无奈的摊了摊手“而且月堂主的武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十八寨那些人根本不是月堂主的对手,四爷何必担心呢?”

  “……”睿王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饮着酒,眼睛垂着。

  “四爷。”看着睿王的态度,郁天承换了一种笑容,懒懒的靠在了椅背上,有些不屑的挑眉“我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哟,我是想诏安让我兄弟过上正常人的日子,但是也绝不能让十八寨流落在外,十八寨是我亲手打下来的,要是我拿不到兵符,他们走了,留下一个荒岛也没什么意思,我要的并不多,而且我的初衷是好的,我只是想让那些十八岛的弟兄们有口饭吃,四爷,您不会不懂吧!”

  “我懂。”睿王垂眼,声音很淡“但是让一个女子去为你我打天下,未免太过丢脸。”

  “四爷说的哪里话!”听到睿王的话,郁天承顿时放松了精神,大笑着摆手“这水浅月可不是简单的女子,这是个神话,您不在江湖,但是想必您也听过山海门的厉害,这月堂主是山海门第一高手,她就是江湖上的一个神话,没有月堂主杀不了的人,月堂主过去,都是灭门的!”

  “……”睿王几乎是迷茫的抬头看着郁天承。

  真的,他知道山海门厉害,他大概也知道水浅月厉害,但是确实不知道有什么厉害!

  “我跟您说说吧!”郁天承饶有兴致的倾身,笑着开口“这水浅月的故事,得从她母亲水涟漪开始!”

  “……”无形中勾起了睿王的兴致,睿王跟着倾身,听着郁天承娓娓道来。

  “水涟漪年轻的时候极美,素有江湖第一美人的称号,她是江湖盟主冠文瀚的徒弟,据说水涟漪是弃婴,是冠文瀚捡回家的,养着养着就养成了自己的女人……”

  睿王无形中睁大了双眼,想想后,失笑出声……。

  “可是水涟漪不安分啊!”郁天承有些嘲讽的轻笑“小小年纪成了她师傅的女人,又趁着她师傅闭关修炼武功的时候,跟她的大师兄勾搭成奸私奔,据说还生了个女儿,因为这件事,冠文瀚一怒之下练功走火入魔,练成了邪门歪道,但是也天下无敌了,内功了得,满世界找水涟漪啊,终于几年之后,找到了水涟漪,这水涟漪跟她大师兄已经成家了,还有个女儿,就是后来被水涟漪打死的水莲月……”

  “她打死了自己的女儿?”睿王震惊的睁大眼睛“一个母亲,打死了自己的女儿吗?”

  “是的。”郁天承点头,无奈的摇头“这女人是真狠啊,就因为水莲月想摆脱她,跟情郎私奔,水涟漪在水莲月成亲当日,给人家灭门,水莲月承受不了打击,跟她母亲交手,她一掌,打死了自己的女儿!”

  “怪不得!”睿王喃喃的开口,眉头皱起。

  “话题远了。”郁天承饶有兴致的八卦“还是说回水浅月,水浅月比水莲月更可怜,因为水莲月是水涟漪跟大师兄的孩子,这水浅月是水涟漪的师傅,打死大师兄,回到山上,跟水涟漪生的孩子!”

  这一次,睿王睁圆了眼睛,一口酒含在嘴里没有咽下去。

  “对!”郁天承看着睿王震惊的眼神点头“水浅月是水涟漪被抢回去后,跟他师傅生的孩子!”

  睿王咽下了酒水,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

  “所以水浅月从小不被水涟漪待见,水浅月不到三岁的时候,水涟漪用计杀害了她师傅,但冠文瀚临死之前,把体内的真气输入了水浅月体内,所以,她父亲死后,她母亲恨她入骨,她母亲想尽办法要她体内的真气,但是都求不得,最后,她母亲干脆训练她做杀手,她的童年,受尽了虐待,寒冰刺骨跟酷暑严寒,她都受尽了。”

  睿王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看着脚下,灯光中,他有点不敢抬眼睛。

  “但是水涟漪确实把武功尽数交给了水浅月,水浅月十三岁就出江湖了,第一战就是灭门,小小的丫头啊,哎……”

  …………

  打了一个激灵,漆黑的夜里,水浅月在梦中惊醒,醒来后感觉全身酸痛,低头才发现,她靠在靠床的软榻上睡着了。

  单手揉了揉眼,她点亮了客房的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