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杨妃

  “恪儿,有空去王石那替为娘谢谢那王石吧!”

  杨妃抹了抹眼泪,对着身边的少年说道。

  “诺!母妃放心吧,儿臣晓得!”

  当日王石在朝堂上的那番言论,很快就传遍了后宫之中,乃至传到了外面,越传越广,就连北方的草原上都传过去了。

  王石的那一句“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瞬间让杨妃想起了陈年往事来。

  想当年,这天下还是大隋的天下,她是大隋的公主,她的父亲是杨广,锐利进取的杨广。

  虽然他弑父杀兄,夺得皇位,但杨妃知道,在她的父亲胸中是有着多么伟大的一个理想,那个令人仰望的理想,并且为了实现这一个理想而努力奋斗。

  她的父亲,杨广,一直想要创建一个盛世大隋,一个令四海臣服,万邦来朝的大隋。他开挖大运河,连接南北,促进漕运,发展经济,可是真的像王石说的那样,他用错了人,用错了方法,最终导致民怨沸腾,百姓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

  可是他杨广虽贵为天子,却并不能随心所欲,他一直都被那些世家大族处处制肘,于是他开创科举制度,想以此打破世家大族的制肘,但却是收效甚微,于是他大胆的决定三征高丽,想通过战争的方式来消耗世家大族的实力,摆脱他们的束缚,以达到他的最终目的,实现他的人生理想,可是,显而易见的,他失败了,一败涂地,也正如王石说的那样,他,太急切了!

  若是不那么急切,以祖父打下来的基础,再加上他杨广的英明神武,若是能够重用贤臣良将,韬光养晦,慢慢发展,他未必就不能从世家大族的制肘当中挣脱出来,成就一番雄图霸业。

  太急切的杨广,失败了,败得很彻底。

  失败的结果就是他自己生死魂灭,国祚不存,而他自己也被世人所憎恨,被骂成昏君,暴君,谥号为炀。

  炀,一个多么黑暗的字,去礼远众为炀。

  可是世人又有谁能懂你的苦?又有谁能知道这些世家大族的可恶行径。

  他们明面上被称为名门望族,可是私底下干的全都是一些阴暗的勾当。

  “父皇,儿臣真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懂你之人。他若是早出生四十年该多好,有他的帮助,父皇您还会再走错路吗?”

  杨妃依旧还是在哭泣,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是隐隐有一种喜悦之情。虽然她还未见过那个叫做王石的少年,但是她却已经将其当成了他父亲杨广的知己!

  小小少年,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何哭泣,他还无法知晓他母亲的过往。

  “王小子,你回来了啊!”

  “东家,你没事吧!”

  “哥哥,呜呜呜,你可算回来了!”

  ......

  刚回到快餐店的王石,收到了众人的热烈的欢迎,店里面的一干人等在早上一大早的时候就被放回来了,快餐店也恢复了重新营业。

  现在店里面食客还是挺多的,基本上都是老顾客了,看到快餐店又开业了,正好今儿个馋虫来了。

  这些个老顾客基本都是认识王石的,看到王石回来,一个个都站起身来问候。

  昨儿个他们可是亲眼看到王石等人被抓的。

  “多谢,多谢诸位父老乡亲对本店的喜爱,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早上,小子因为某些功劳,陛下下旨封赏小子为蓝田县男了!接下来三天,凡在本店内吃饭的,一律五折!”

  王石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圣旨给大家伙看,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众人一看到圣旨,纷纷跪了下来。

  “起来起来,大家都起来,开吃!”

  “恭喜王老板了!王老板大气!”

  “恭喜东家!”

  “恭喜,恭喜!”

  ......

  这是在唐初,爵位功勋之类的还是很难得的,不像是唐末时期,两个看大门的估计都是上柱国,虽然众人不知道王石因何会被皇帝陛下封为蓝田县男,但不管怎么样,从今往后,王石就脱离了平民大众的级别,正式晋身为大唐的贵族了。

  翼国公府内,觥筹交错。

  “好,二哥好酒量啊!”

  “二哥豪气不减当年啊!”

  “知节,你可不要偷奸耍滑的,杯里面还有小半杯呢,你就把酒水满上了,干了干了!”

  自从王石的圆桌文化推展开来后,分餐制就被逐渐攻破了,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了用圆桌围坐在一起,喝喝小酒,不说气氛好多了,还能增进彼此的感情。

  “我说辅机啊,那事你小子干的不地道啊!还有你们几个,老夫是真不知道你们几个当初这脑袋瓜子是怎么想的,人家王小子好心好意的邀请你们一起入股,你们呢,一个个的,没一个相信他,结果呢,人家发了大财了。辅机,你平时也不是头昏眼花之人,这次怎么就财迷心窍了呢!”

  圆桌中,坐在上首位置的是正是李道宗和李孝恭两人,他们好歹是王爷,开口的正是河间郡王李孝恭。

  “真是当初老夫不在啊,要不然这好事哪还轮得到你们!你们一个个的却都不好好珍惜!辅机,你自己罚酒三杯,其余的,每人一杯!”

  “这次的事情,诸位兄弟怎么看?”

  在座在座的都是好酒之辈,罚的酒全都一干二尽了,就连长孙无忌也是,连干三杯。

  见众人杯中皆已空,房玄龄开口说道。

  “还能怎样,干呗!说真的,上次纸张的事情,俺老程可是后悔的饭都吃不下了,人都瘦了一大圈了!”

  程咬金第一个开口表示要入股。

  “我说程老匹夫啊,老夫看你没变瘦啊,貌似还胖了一点嘛,听说你最近这段时间可是天天跑石头快餐店里吃饭呢。怎么地,这么有钱了!啥时候带带兄弟几个去打打牙祭啊,兄弟我最近可是手头有点紧啊!这饭都要吃不起了!”

  坐在程咬金旁边的一人,也跟他类似,大胡须,脸色黝黑,块头极大,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鄂国公尉迟恭。

  “就是就是,知节,你看你明显都胖了嘛!”

  “俺老程这是虚胖,虚胖懂不懂的!”

  睁着眼睛说瞎话,也就程咬金了。

  “哎哎哎,我说兄弟几个,都别犹豫了,既然王小子这么说了,那肯定是门赚钱的大买卖,毕竟陛下还占了三成股呢,他小子总不敢连陛下都欺骗吧。还有,就咱在座的兄弟几个,他敢得罪?除非那小子不敢在大唐混了。”

  这是江夏王李道宗。

  “理是这么个理,只是这两千贯钱才占半股,是不是太少了点了。”

  大唐的军神李靖李药师开口了。

  平常情况,李靖都算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他家里的财物也不像其他的几人那么多,这一下子拿出两千贯来,还是有点为难他的。

  “药师兄,兄弟几个都知道你的情况,你那两千贯,兄弟几个给你出了,等到分红的时候,你再还给......”

  “药师的两千贯,朕给出了!”

  李孝恭的话还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的了李世民的声音。

  “陛下,您怎么来了?”

  看到李世民款款而来,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哈哈哈哈哈,坐,都坐,朕听闻诸位爱卿在叔宝这小聚,这不是也想念大家了,就过来看看嘛。今儿个,在这酒桌上,没有君臣,只有兄弟!来来来,给朕满上,干了!”

  “干~”

  一饮而尽。

  “好,好酒啊。真想不到叔宝这还有这等好酒。还以为只有王石那臭小子那才有呢!”

  李世民喝完酒好像县得特高兴:“药师,合伙做生意的事情,朕也听说了,你那两千贯,朕出了!”

  “微臣谢过陛下!”

  人心嘛,不就是这么收买的嘛。

  李靖知道这是李世民在对他示好,却也不敢拒绝,再说了,自己还真没钱啊。

  在座的其他人一个个的家里都做着各种各样的生意,条件相对来说还不,唯独自己全靠着那么点俸禄和赏赐过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不是他李靖不想做生意,这不是怕嘛。自己若是功高震主,又有大量财富,那还不得玩完。

  这生意,半成股,t应该也分不了多少钱吧。

  这次合伙做生意,他是压根就没想过这生意能赚多少,房玄龄转诉王石的话,说一年能赚三四百万贯,他压根不信呢。

  只是一旁的长孙无忌却是眼巴巴的看着李世民,他可是要花六千贯才能占这半股呢,不过貌似李世民压根没理会他。

  可怜的娃啊。

  “陛下,俺老程也没钱啊,要不陛下帮俺老程这份也给出出了呗!嘿嘿!”

  要说脸皮呢,还是程咬金的比较厚。

  “知节啊,你可你不要在朕面前哭穷了,不然朕可就天天去你家蹭饭了!”

  “就是就是,我说程老匹夫,就别在兄弟几个面前装了好吗?”

  “谁装了,俺就是没钱!”

  程咬金一副赖皮到底的样子。

  “哈哈哈!”

  “玄龄,那小子说了没,到底是什么生意,一年能赚那么多钱?朕倒是相当好奇呢。”

  李世民又干了一杯酒,吃了几口菜,然后开口问道。

  “回陛下!”

  房玄龄赶紧起身来。

  “坐,坐下说嘛,朕不是说了嘛,今晚之论兄弟之情,不论君臣。”

  看到房玄龄站起身回答,李世民赶紧示意其坐下:“待会儿谁要是再这么规规矩矩的,罚酒,罚酒三杯!”

  “陛下,具体做什么生意,那小子倒是没怎么细说,只是在微臣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

  说到这,房玄龄停了一下,看了看李世民,又看了看大家大家,然后继续开口说道:“那小子只说了琉璃二字!”

  “琉璃?那小子要做琉璃生意?他难道要派商队去胡人的国度采购琉璃回大唐来卖吗?”

  “应该不能吧?这能赚几个钱啊,也太麻烦了吧!”

  “那他小子总不能说造一个琉璃作坊出来吧,咱大唐也没谁会造琉璃啊!”

  “造琉璃,可能还真是这样,若是那小子真的能造出琉璃来,那绝对是能发大财啊!”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