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能动手尽管不哔哔

  凌天邪见此微微摇头:“真是没劲,你们舅甥俩就不能反抗一下吗?多给些赔偿我们还是可以考虑的。”

  继而出声调侃:“章校董,果然你这外甥在你心中没有金钱来的重要。”

  “凌天邪你少挑拨离间,你就是个只会使用阴谋诡计的小人,有种等我这小伤好了,我们单打独斗一场,我定要打你满地找牙!”

  高大伟见不得凌天邪春风得意,既然自己必然要去局子一趟了,索性不再忍耐,开口挑衅着凌天邪,在他心中,凌天邪这小白脸根本不是自己一合之敌。

  “我等着你。”凌天邪淡然回应,他倒是想好好的放开手脚胖揍高大伟一顿。

  “是不是怕了?也是,你就是个连运动会都不敢参加的胆小鬼!”

  高大伟见凌天邪没有表现出嚣张的模样,只当凌天邪是怂了,继而出声嘲讽。

  “运动会太小儿科了。”凌天邪依旧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还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之前说的赌约你敢不敢和我来赌?”

  高大伟见到凌天邪装模作样的模样心中不爽,见其更是没有激烈的与自己互怼,继续得寸进尺的出言挑衅。

  “你还有什么能当赌注的?你的整个人都没有几斤猪肉值钱。”

  凌天邪适时的反击了一下。

  “哈哈,张口闭口钱钱钱,我看你是穷疯了吧?刚刚骗的三百万慢慢花,够你花一辈子了。”

  高大伟的气焰果然越来越甚,已经全然忘了凌天邪一个冷意的眼神投来都会把自己吓的不敢吱声。

  凌天邪叹息一声说道:“唉,你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我可是要养家糊口的。”

  目光随即看向了身旁的柳韵:“况且还要攒钱争取早日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呢。”

  柳韵装作不理解凌天邪的话语,同时也无视凌天邪看来的目光,只是脸上泛起的红晕出卖了她。

  “大伟,你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可不要和学生一般见识。”

  在章运化看来凌天邪太不知好歹了,在言语上可不会再有所保留,同时也不看好自己这外甥定下赌约能赢得了诡异的凌天邪,便是出言婉转的想要高大伟放弃赌约。

  “你舅舅可都不看好你。”凌天邪出言嘲讽,也没想着能挑拨着章运化和高大伟翻脸,毕竟人家是亲人关系。

  “你别得意了,我舅舅知道你诡计多端,只是怕我着了你的道而已。”高大伟犹自认为凌天邪几次占得便宜都是因为对方太过狡猾。

  “你还真是会自我安慰,你这舅舅已经在想着怎么把你这自以为是的蠢货打发走了,这你知道吗?”

  凌天邪道出了章运化心中所想。

  高大伟闻言看了看自家舅舅,章运化回以笑容,这让他消了心中的疑问,对着凌天邪冷笑道:

  “哼哼,我舅舅可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们的感情深着呢,你想要挑拨我们的关系,你是打错算盘了。”

  “大伟只是接受调查而已,事实公布后没有问题当然还会校园中担任老师。”

  章运化紧跟着开口给予肯定。

  “虚伪!”凌天邪鄙夷的看了看章运化,又看了看高大伟说道:“蠢货!”

  “凌天邪,是个男人我们就不要使用阴谋诡计,光明正大的较量一番,谁输了谁就离开明珠高中。”

  “那你舅舅肯定是巴不得你输了,这个条件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你很快就会离开明珠高中。”

  凌天邪可是知道章运化正想着该怎么把高大伟这个定时炸弹丢出去呢。

  “你找借口能不能换些新词?我舅舅不可能会赶我走的。”高大伟可不会相信凌天邪的话,自以为是的认为凌天邪是怂了。

  见凌天邪没有回应的意思,高大伟继续挑衅:“也是,你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会显得无比低级!”

  “章校董会帮我证明他非常想立马让你滚蛋。还有,你个没皮没脸的玩意跟我说正大光明的较量和绝对的实力?在你的身上我可一点看不出来。”

  凌天邪上下打量高大伟,很是不屑的回应。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实力!”高大伟恨不得自己身体的伤势马上就好,立马暴揍凌天邪一顿。

  “你有些伤可是好不了了。”凌天邪意有所指的笑道。

  “废话真多!凌天邪你就别装模作样了,你实则就是个胆小鬼......”

  凌天邪直接打断了高大伟的话语:“你叽叽歪歪的不就是想让我去参加运动会吗?我答应你了,至于赌注嘛,输了的人脱光衣服挂着牌子爬操场十圈。”

  见柳韵已经有些等急了,凌天邪不想再与其多说无聊的废话。

  “哈哈哈...等等,我还没说赌什么呢,我赌你参加1500米和3000米跑步得不到第一名。”高大伟见凌天邪答应,兴奋的大笑出声,而后怕凌天邪钻空子,便是说出了赌约。

  “那我要是得了不止一个第一名你该如何呢?”

  “哈哈哈...别说我做为老师不知道谦让你,只要是你参加的项目得到第一名,我当众在校园中裸奔!不过,你也得加个外加的条件。”

  “裸奔就算了,你还嫌自己不够恶心人是吗?改成打巴掌吧,一个第一名当众打十巴掌。”

  “嘎嘎...这可是你说的!你就等着丢人现眼吧!”

  高大伟可不认为凌天邪能得到第一名,何况运动会一天办完,高三有十来个班级参加,就是专业运动员的体力都跟不上,这巴掌够自己稍微解气了。

  “郑局长,麻烦你当下见证人,我怕有些人到时会耍无赖不认账。”

  高大伟有些不放心的又是对着郑鹏程说道。

  郑鹏程面无表情的微微颌首,心中暗道一声:“真是个傻*!”

  柳韵见凌天邪答应了这不合理的赌约,有些焦急的用手推了推他的身体。

  “别担心,你还不知道我的体力吗?”

  凌天邪这话很是容易让人想歪。

  “嗯,即使如此也要小心应对。”

  柳韵关心则乱,这会儿也是想到凌天邪可是有着超凡能力的武者。

  凌天邪拍了拍柳韵的手背:“放心,到时等着看高小人的猴戏就是了。”

  “狗男女!”高大伟见凌天邪与柳韵当众秀恩爱,嫉妒的骂出声来。

  凌天邪笑着问道:“你说什么?”

  “我...劳资就说你们这对......”

  高大伟目光看着凌天邪指间燃着的香烟,自己嘴唇可被烫的现在还在痛呢,心中很是忌惮,同时觉得自己有些怂了,便是硬气的准备怼回去。

  “既然烫你嘴唇还堵不住你的贱嘴,那就烫舌头吧。”凌天邪自语一声,左手指间的香烟飞向了高大伟张开的嘴里。

  “呜哇!”高大伟话没说完便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惨叫声,赶忙吐出燃着的香烟。

  “凌天邪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大伟,你简直目无尊长!如此肆无忌惮,你的眼里还有郑局长吗?”

  章运化见凌天邪再次如法炮制的用香烟攻击自己外甥,怒不可遏的轻喝出声,更是把郑鹏程也搬了出来压制凌天邪。

  “我一向是能动手尽量不哔哔。”凌天邪在柳韵的问题上可不会再与之演戏。

  “柳老师,你可以把凌同学带走了。”章运化拿凌天邪没有办法,便是向着柳韵发话。

  “事情还没解决呢,我为什么要和凌天邪离开?”柳韵黛眉微蹙,高大伟这小人的后续还没说清呢,这是想打发自己想草草了事吗?

  “这里已经没有你们的事了。”章运化脸色阴沉的说道。

  “郑局长,关于高大伟昨晚对我下药的事,我是当事人,有权知道你是要如何处理吧?”柳韵对于章运化似是警告的话语不予理会,转而看向了郑鹏程出声问道。

  郑鹏程点点头说道:“嗯,我稍后就会带高大伟回局子里接受调查,我相信他也会同意的。”

  “大伟,那你就好好配合郑局长,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章运化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郑鹏程,出声安抚着高大伟。

  郑鹏程悄悄的回应了章运化的眼神,继而站起身来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当然也不会冤枉好人。”

  “我行的正坐的端,谁都别想诬赖我!”高大伟舌头被烟头烫的生疼,说话变的含糊不清。

  章运化得到郑鹏程的回应,心中安定下来,郑鹏程这是答应自己会小事化了,高大伟下药这丑事不被宣扬出去,是让他最开心的了。

  柳韵觉察到有些不对劲,郑鹏程没了之前对于凌天邪的热情。

  凌天邪见此在其耳边轻语几句。

  柳韵闻言故作着急的说道:“不行!我要跟着去警局。”

  郑鹏程眉头一皱,出声道:“柳老师你就不用去了,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我不相信你们!”柳韵紧跟着轻喝出声,戒备的看着郑鹏程。

  “柳老师你的意思是我会罔顾职责吗?”郑鹏程眼睛眯起,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